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下一主题 ›› ‹‹ 上一主题
2174人阅读 |4人评论
發帖

【第22个故事】开到荼蘼

本文来自:梦影流年音画论坛http://mengying.joinbbs.net★ 转帖请注明出处! 作者:苏良生 您是第2176个浏览者
本帖最後由 苏良生 於 2013-5-13 14:47 編輯 % J9 T. c/ ?8 N  ?5 S, V" ~
& X  C1 f2 b5 a% G* _, o# T
  回忆像褪色的照片一般老去,重新上了色,却依然感觉旧。就如鲜活的如夏花般的青春。一直,开到荼靡。然后凋零。6 F, Q( ^; y! v9 m8 {

/ ]4 c5 T  x/ ~/ @  他说,往往当我们经历过一些事情,才会开始相信,我们一定会长大的。生活就是如此。! O. g7 E( v4 M- Y8 w$ x* S  k; O
  他说,昕。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死亡是怎么回事。我也不知道。但是迟早我们都会死去。我只希望,在我面对死亡的那一刻,心中不会留有遗憾。
% r; S! c, n6 t! Y  T. j4 D8 S
% [$ w  B' D& k7 ?
  他和昕在街上走着,进每一家店铺。看每一样东西。从每个行色匆匆的人身边穿过。沉默。没有一丝声音。天空有一丝寒冷,依稀有雪花从空中静静飘落。趴在人们的肩头轻轻的哭泣。然后,永远消失,不再回来。
$ [% }& `  @  a0 f% S7 m2 m8 f8 H: I: F
" R( n8 Y4 \$ R2 X/ I9 X. t  昕的双手插在银灰色的大衣兜里,迎着风走。头发在风中愈发狂乱的舞蹈。昕的脸颊变得很红,仿佛酒醉。只是走。5 J  |, \/ J+ f/ n, \. g
  他没有任何动作,只是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。就这样静静的跟随着她。一直走,到世界的尽头。: N0 }: P' }8 O9 U! d
  就这样,忘了世界的存在。
, w& Q# h1 g7 X( Z* w+ j+ d
% o$ K( e3 f' c6 S* M: L1 K6 [& g
  昕告诉他,一切都是不可能的。幸福是她没有资格伸手触及的奢侈品。因为她的灵魂早已如凋零在泥土中的花瓣,一点一点,被侵蚀。腐烂。昕说,她没有资格与他的世界有所交集,也不敢让他了解自己的世界。如果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,仍然妄图占有这个世界上一丝美好的东西,无论如何,那都是一种残忍的卑劣。/ o9 l: G7 I, J( _* j0 J$ F

3 R  |' z& _3 L8 t$ r. ~  在重庆西路的卡布基诺,两个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里的陌生人,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里莫名的相遇。他是个从很普通的大学毕业的得很普通的大学生。他喜爱文学,却学习了计算机专业。他希望过安定的生活,却又禁不住漂泊。他没有对昕说起,就项昕也不曾提及。忽略掉过往,和历史。绝口不提。只是两个简单的个体。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。
7 x1 W: T) b% H6 d- ^: Q  这样,会让彼此轻松一些。

* a0 v5 V$ n! w6 x6 x$ l; d3 `
( A5 k& N0 o- R- N) O# s0 N  他一直在努力赚钱,同时做着几分兼职。晚上,还会做一些使用的小软件卖钱。偶尔的,写一些文字。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得到一点微薄的稿费。每天机械的重复着枯燥而繁重的工作。虽然每个一段时间,他就会给自己放一个长假。背着很大的背囊,行走。或者,抱着抱枕,赖在沙发上整天整天的看影碟,阅读,听“Secret Garden”。他最喜欢一部法国电影,名字叫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。剧中,冷漠的杀手里昂,喜欢在阳台上喝牛奶,看着桔色的夕阳。温和的牛奶,桔色的绝美的夕阳,还有里昂冷峻的柔情。每每会在刹那间,触动他内心最柔弱的角落。这样的细节,让里昂的形象远离了血腥和无情,而变得生动起来。但是,他却仍旧固守着自己的生活方式。机械的工作,机械的和不同的女人做爱。有一次,他和一个女学生在没有人的自习室里做爱。他甚至不觉的疯狂。他从不吻她们,因为他的吻,只给他珍爱的人。
3 Z  C0 r* g' t7 Q+ d$ M$ B" A5 D0 [  x+ t
  他总是如此的没有安全感,也总是如此的无法给别人安全感。% L+ a9 R7 I( t: q
# g4 `4 o, h6 B: s- r
  有时候,我们都是这样伤心,但却从不表达。从不。比如爱。我们永远都不会轻易放开我们手中的爱。因为我们恐惧。于是我们将情感封闭,成了不可指述的禁忌。所以我们被慢慢吞噬,被我们的罪。1 e* f) |" q: l' C% x7 T) M

8 q0 j7 Y4 t0 P* k  他喜欢在父亲的背后,抚摸父亲的背。他看见父亲站在门口,蹲下身,两手微微张开。书包和小水壶斜挎在肩头。他从后面轻轻的环住父亲的脖颈,紧紧贴住父亲宽阔的背。当时,家离他就读的小学校很远。可父亲每天都会用自己健壮、宽阔的背给他一种安全和温暖。! ]- W% I" G3 t6 B" C  D4 W7 t1 l! U
  他躲在父亲的背后,耳边听到的声音。嗒嗒嗒。父亲坚实而有力的脚步声。他轻轻的数着。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然后甜甜的睡去。
$ \6 G. m" U( T& ^- o

" f3 \' ?/ |# W4 j5 q7 q/ W  那一年,他6岁。父亲41岁。
- f) [9 t8 y3 `7 T2 x
# f; Q& n( B3 l- e- g  在十字路口的转弯处,发生了车祸。一个年轻女子被一辆吉普车撞倒。殷红的鲜血从她的口中、鼻孔和耳朵汹涌而出。好多人一下子围拢。他们站在那里,静静的观望。不一会儿,120、122、110的车辆相继赶来。女子被担架抬上车,然后绝尘而去。; M; i3 r# q1 |5 C+ `
  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,全然不似生命凋零的那样。只一瞬间。' S  e+ D) j7 `8 s' v* A" W
  昕转过身。说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。
4 |3 Q  t: i/ n
* d( M9 W* I* s& G
  在“金磨坊”,他们要了一瓶爱尔兰威士忌。在临窗的位置静静的坐着。
0 e# d; }; |, Q3 M& q4 i  街道极其寂静,偶尔有自行车骑过。唰唰唰的,发出自行车轮胎与柏油路面摩擦的声音。渐渐远去,然后消失。7 l# `8 H! u: S6 a! l: y
  他的手机很久没有开了,断了和所有人的关系,让他觉得很轻松。
& W# B6 Q" `5 `' [& S+ V; b  他希望自己可以从这个世界上永远的消失。1 `3 ]  z0 R9 |# N* {+ z0 H/ d
  + h* S+ T. R0 w- \- A% s. ^
  夜晚,他睡觉的时候,总是会用手紧紧的抓住被子或枕头的边缘。仿佛落水的人手中死死的抓住一根救命的树枝。
& D/ k# e* \+ r2 ]. a
  他这样的没有安全感。渴望着一种依靠,可是又有着如此的厌烦与恐惧。
% U; Q4 C( _' R3 O, |
8 z7 G& j/ U6 I. g  里面靠近角落的座位,坐着两个帅气的大男孩。英俊挺拔。其中一个男孩子轻轻的将头靠在另一个稍大一点的男孩子的胸口,面容安详。幸福温暖。而那个大一点的男孩子用指尖异常文弱的穿过他的黑发。柔柔的划过他的脸颊。他们在轻声的耳语。彼此温柔的向对方嘴里递送着食物。他们用眼神深情的凝视对方。浅浅的,会心的微笑。真挚而不张扬。桌子上的台灯将米色的柔和的灯光平静的洒在他们的身上,将他们轻轻拥抱。) L7 f( `" f+ {- f# `0 n+ F2 A
  突然想起了一盏又名字的吊灯,名字叫“恩戴米恩的月光”。它的名字来自一个优美的希腊神话传说。月神西宁深深的爱上了英俊的牧童恩戴米嗯,于是她让英俊的牧童永远的沉睡在青翠的山坡上。每个夜晚,月神便来到英俊的牧童身边,轻轻的亲吻他。如此深沉的爱着他。月光温柔的洒在恩戴米恩的身上。而眼前的两个男孩也仿佛是月神和恩戴米嗯,双双沉浸在了米白色的朦胧的回忆里。+ s5 J- o/ q; ^8 y
  
& Z8 T( U9 U# n, N  其实,他们是在表现着一种独特的男人的妩媚。一种奇异的美感。
: e8 O& V9 `4 @3 u9 c9 G6 M9 {2 q
  你还记得自己第一个爱上的人的是什么样子吗?我没有说话,昕却接着说了下去。3 u. C) I5 h# O0 i" T

! G) {- ^% z, K% u7 Q, {  我永远爱着那个男人。他英俊挺拔,有着沧桑的眼神,有磁性的声音。我喜欢数他的白发。喜欢他牵着我的手一起走在人群众。喜欢他用短髭在我的脸颊划过时的痒痒的感觉。喜欢在他怀里撒娇。每当他轻轻的将我抱在怀里,听到他的心跳声,呼吸着他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烟草味道。我的心中便会有一种温暖。我知道,我爱他。
- R  @' }* _- e  I$ L

" w! u/ M, y; X5 }  那一年,我14岁。
; m; C& J* G& }( `6 {0 _& d  他爱你吗?9 T+ o: L5 w3 W2 N8 z: T0 A
  爱。可是他给我的,并不是我希望得到的爱。我希望得到的,他永远不会给我。. e) f8 z) W, j  b2 X
  他知道你爱他吗?2 p! `) K5 _" g2 O* s
  知道。我想。8 y+ V5 y& `9 i! X' b1 S: u, d9 K
  那为什么……
( S" E# N0 z* o5 S  因为——他是我的,父亲。

6 ?7 t0 h7 c9 s! k2 g9 a7 z! h1 X$ o; A, c. ^
  50岁的父亲,穿着一件灰黑色的呢子大衣,站在校园对面的公交车站牌下。在他的眼中,父亲的健硕一如既往。因为在他的面前,父亲永远象个父亲。. k  Q. o. S3 Z( Y
  从他上二年级开始,父亲就在没有背过他。取而代之的,是父亲那辆骑了十年的破旧的飞鸽自行车。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,父亲从每日接送,变成了只能在放学的时候静静的站在学校对面的公车站等他。然后一同坐公交车回家。6 ~7 Q# j) C6 J  k7 a0 r5 ^) S
  他始终不愿离开父亲的背。因为,那里才能让他感知到温暖。
( }* V3 H" t! M+ ?  @1 L/ n
7 y! Q1 X9 C9 @" Z" H. [5 L
  昕,我们都在渴望着一种爱。于是,在渴望的同时也在心中种下了疼痛的种子。因为我们都在渴望的那份爱,要么不会永远得到,要么永远也得不到。+ @- S6 _+ \7 P2 E* u( [9 H  l
  此刻,他们都在沉默。然后在某一时刻,灵魂开始了茫茫不着边际的的旅行。所以他们经常会失神。常常忘了别人说些什么,常常忘掉自己正在做些什么。
! H  {8 J; c4 x. P& [* e- v) Z7 w! E6 F
  他和昕走出“金磨坊”,走进重庆西路。夜市的街灯与人群正在沸腾。绚烂的霓虹灯仿佛妖艳的花儿,开到荼靡。首饰店橱窗里的宝石闪耀着璀璨的光芒。木艺店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纯手工制作的小玩艺。到处都是任何嘈杂的声音。冷风。夜色。气味。流离的灯光。混杂在一起。
5 I: d8 f" b( h4 L
2 A, ?* V9 N+ d+ N, [
  昕显得很兴奋。脸上有着小女孩一样的天真与纯净。昕紧紧的拉着他的手,一直走。/ ]9 m% z0 {9 J# k. F
  如果可以,我宁愿永远这样。紧紧拉着彼此的手。走下去。一直走。直到世界的尽头。昕。
/ n# Z* [0 ]) Q
/ t  l4 }* ?0 s8 \  那一夜,父亲紧紧的拉着他的手。他考上了大学,马上要奔向一个没有父亲的城市。只是机械的跟随,在父亲背后。呆呆的望着眼前承载了他无尽温暖与幸福的父亲的背影。没有叮咛,没有嘱托。
+ M  a  v, V+ Q4 y  站台上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。吵吵嚷嚷,却又鸦雀无声。耳边,只能听到父亲不时发出的咳嗽的声音。父亲那已经有些微驼的背也因咳嗽而激烈的颤抖着。
! R$ Q( r* b/ Z$ D* v( P5 }3 ^1 U: t! G  父亲仍然是父亲。

: w  g- ~4 {  ~
4 q+ L2 E3 v' i/ {: W  列车缓缓的开动。他和父亲隔着车窗对望。父亲向他摆摆手,转身离去。他发觉父亲的背影早已不再健硕,而且那微驼的背部曲线似乎比刚才更加接近圆满。步履也带着蹒跚。站台上的灯光,将父亲的影子拉得好长,好长。6 O' `, R$ Y4 }2 ^5 ]: }
  列车开始加速离去。父亲的背影马上就要从他的视线中消失。但是就在此刻,他清楚的看到,父亲停住了脚步。转回头,向他远去的方向凝望。1 @! |0 ~- y* p. k! |8 \& S2 A' ^

- K$ N7 P1 ]8 R$ Z" \7 W  他的心里咯噔一下。* r9 R# d. n4 s0 S
  父亲老了。
0 V: d9 R9 k- r9 _" C  那一夜,他哭得一塌糊涂。
: V1 q; ]: B/ @& e
. ?$ b: s% L  h& {
  他和昕在灯红酒绿下穿行。在木艺店,昕摆弄着一些紫檀木制成的小梳子,茶杯,头饰。在绸布摊前,拿着爱不释手的艳丽丝绸和小贩讨价还价。坐在街边的大排档,吃滚烫的麻辣火锅,喝大杯的地产啤酒。) ~0 Z" |2 i$ x5 u

- O% K4 p, s$ I- O* m% d5 ?  昕说,多久没有尝试着真正的去爱一个人了?
! `: i7 n; Y/ o8 e2 X9 h$ o' Y/ M% o  他说,很久了。
; s8 C1 @) }2 G) x; s8 l  昕说,为什么?难道你不觉得这样的生活下去会很寂寞?
( M* V: c' K7 u8 R" z) ~0 F6 c+ U  因为不想再痛。爱过了,痛过了。知道了不会再有人站在来时的路上守望,也便没有了回头的必要。也许我们真的要经过了很久很久,才能够真正懂得什么是爱。才能够真正清楚最爱的人是谁。可是到了那时,我们早已经长大了。而我们爱的人,也就消失了。) r2 K! m& S! M$ F9 N7 {8 o( P

# w5 L' d+ Q, F$ g' f- E  那你如何安排生活?
8 T( B6 q/ j: d' j! N  行走。去不同的地方。为了找寻心中的朦胧的梦想。为了工作而奔波。和不同的女人做爱。偶尔会写几笔文字。
. C+ @; b5 K6 d' @% F! R9 e  你爱她们吗?
' a' z; t* V% Z' e7 S0 ^$ M  谁?
* {5 z/ D" a/ U& e, S& X& w  和你做爱的女人。8 d5 u* t6 K8 n9 Z- j7 s5 {9 h
  不爱。我从不吻她们。
" q) g/ T- O& b5 Y! }8 l  为什么?
+ f( j  e' ]3 O+ R  我只会吻我真正爱着的人。

; B2 u* O# _" A( k
7 \1 d% N( M' G6 X% r. p0 v) _  他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。深夜,他搭上从长春回家的列车。姑姑在电话里哭诉,父亲病危。等他冲进家门口的时候,父亲已经走远了。" B- j* e$ M/ c7 S
 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,他竟然流不出一滴眼泪,虽然心痛的无以复加。他低着头,默默的跪在父亲的灵前一动不动。眼前一片漆黑……
  w7 N& h5 }* X6 S) O2 `* e  他看到了父亲背着年幼的他沿着清晨的街道向学校走去。他看到了父亲骑着自行车接他回家。他看到了公车站父亲的身影。更看到了月台上父亲停下脚步,转身回望。然后,他看到父亲的背影在渐渐的走远。踏平名的追赶,却只会越发拉开和父亲的距离。就在父亲的背影即将消失的时候,父亲站住脚步。轻轻的转回头,望着他。温柔的笑。; B! s8 J0 v' j$ E
  然后,一切都消失了……

  i* ?9 _% E) [  ?( D& R
9 G* |4 H  ^' [( {# K$ Z% |  昕,我知道。死亡是件很平常的事情。每天都有无数人,从这个世界里离去。生命一如野草般蓬勃而又卑微。
- T; @. q4 d0 T- ^" ]# e  爱的人,我们亲手送走他。看他化成了一堆灰。烟灭。
3 V- g3 k% w$ g) E# C  心中,只有崩溃的绝望。

$ G9 P+ |9 [2 }4 p# e+ u8 X
% q& o' B  k. {# T: x: Q3 X7 Z  父亲留给我一封信。简单的几行字。从弯曲的字体就可以看出,是父亲在弥留之际挣扎着,用生命最后的气力写下的。4 I. a% r  r: [  R4 o6 R
  父亲希望求得我的原谅。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向我隐瞒了一件事。他其实,不是我的生身父亲。

$ T- t+ o* e  s& R- k$ W1 f- Y' a  于是,我只能哭泣。* P1 i1 k. s, }- B8 c4 d1 o  Y
  ……

  l9 W# d6 Z; A$ |- S; |* ?0 c# \" \) ?  K/ ?6 E/ c
  在旅馆的房间里,他们在床上紧紧相拥。他看着昕,久久凝望。伸出手去,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,她的脸颊。然后,向下移。脖子,肩头,胸,腰肢……他感受到昕的温度。她的鲜活的肌肤和那薄薄的肌肤下面,血管的跳动。甚至血管内血液轻盈的流动。2 A9 D1 {, [- q# f  _) r) h
  她的嘴里一直在喊着一个男人的名字——站。她的父亲。

" C+ [' N3 K, h% \
3 f, S# x% k# O% t  她把脸轻轻的贴在他的脖子上。他们彼此靠近。呼吸着彼此的味道。他睁开眼,用双手轻轻的托起昕的脸颊。在她的唇上留下了长长的吻。
6 q8 f1 i6 p- {4 K$ L' `  ……
0 m9 d( J* F) Q/ m! d  ……

/ j' A, K8 Y* N7 \, ~) J3 r$ S2 t; F% w; L9 r8 I- @
  我们的爱,之所以寂寞,只是因为,找不到对手。0 a+ O( M" _8 i3 s9 }
  ……7 B; s* ~; g6 o
1

評分人數

分享到: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文字是灵魂的体验。

推荐主题更多精彩

偶忙的有好多天米来看良菜籽的故事了

TOP

故事精彩
- K& u: A7 f# z) s  Q1 Z5 v& R谢谢良菜籽分享4 d) F! O: |" n/ a3 F$ X
祝好。。。

TOP

看著熟悉的名字,熟悉的文字* N: r, O' y" E: U7 Y" C

+ r* v% b7 k2 P( j3 ], b3 B6 z實在太多共鳴了。。  l/ g5 l! p! J  h* m$ ?
/ x5 r: N2 y( G! C2 ~2 {
有良生的文。。。真好。。嘿嘿。。

TOP

只要楚楚能喜欢,我就开心
文字是灵魂的体验。

TOP

返回列表 下一主题 ›› ‹‹ 上一主题